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福利公社
A- A+

按摩女外遇再告性侵 一句情人节好冷男友逆转回击

  记者黄翊婷/综合报导
  
  小玉在按摩店上班,何男有时会在深夜前往消费,并包下她下班之前的所有时数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,与本文当事人无关,下同)
  小玉指控,何男当天凌晨0时许进入按摩店,她刚好在服务其他客人,陈姓店经理就让人在现场等候,好不容易客人回去了,她带着酒意进入按摩包厢内休息,对方则在一旁看电视,大约待了4、5个小时之后就遭脱掉裙子、内裤性侵,我惊醒后有赶紧将他踢开,还把内裤和裙子穿回去,并辱骂警告他,但因为太醉了,接着又回到按摩床上休息。
  何男则反驳,当天他确实有到小玉上班的按摩店消费,也有包下对方下班前的剩余时数,只是在包厢里聊天时聊到感情问题,他才知道女友早就有其他男友了,我想要退出,她就说就算跟男友分手了也不客气跟我在一起,下一秒就拿包厢里的东西砸我,为了制止才会将人压在按摩床上。到了晚上她就带着友人来我上班的地方报复,是我提出伤害告诉后她才提告性侵。
  
  小玉指控遭何男性侵。
  虽然何男一审时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,但二审台中高分院法官认为,小玉与何男曾用LINE等通讯软件聊天,对话属性包含情人节怎麽那麽冷、我爱上你了等,可见当时关系亲密已经超越单纯的朋友;加上两人在事发前4、5天曾发生性关系,男方也承认过程中没有戴保险套,因为女方有装设避孕器,就算在她的下体验出DNA也有可能是上一次嘿咻时所残留。
  此外,小玉在报案当时并未马上提告,而是在当天晚上打完人之后才改口提告性侵,事后也无法拿出其他积极证据;法官基於罪证有疑,利於被告的刑事诉讼原则,认为整起事件不能证明是何男所为,当然也无法定罪,因此裁定撤销原判决,改判无罪。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