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性爱故事
A- A+

去婆婆家蹭饭却蹭出了仇恨

  
  新婚第一个月,我们吃了整整一个月的婚宴剩菜.消灭完冰箱里的所有剩菜後,我以为会有所改观,可每顿只有一盘好菜,我的胃当然有些吃不消,於是,看到喜欢吃的菜就多吃几口,不喜欢吃的就懒得伸筷子.
  别扭的新房首付款
  我在青山区一家国企上班,从事质检工作,和身边的绝大多数同事一样,我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一言一行都深受周围环境的影响,
  所以,在婚恋问题上,我认同身边人的观念,不需要富贵风光,找个可靠上进的好男人,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行.
  两年前,经人介绍,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袁文.第一次见面,他对我印象很好,我却感觉一般,後来,他约我出来见面,我拒绝了三次,他没了再找我的勇气,我们就渐渐淡了.
  想想也是缘分吧.偶然地,我听到别人对袁文的评价,说他从一名普通工人一步步做到今天的管理岗位,是个相当不错的年轻人.能得到同龄人的好评是件不容易的事,我心里一动,重新对他产生了兴趣.
  这次,是我主动约袁文,几次交往後,我发现还真如朋友所说,他是个不错的男孩,讲男人义气,对女人耐心体贴,做人圆通有原则,还难得有一颗上进心.恋爱就此正式拉开帷幕,一年後,我们见过了双方的家长.
  不久,一个好消息的出现,让我和袁文的结婚大事提上了议事日程.袁文单位在建的福利房开始对职工发售,凭他的工作年限和级别,只要有结婚证就可以分到一套两居室的新房.仔细研究了一番政策,我俩喜出望外,一趟趟地往新建的小区跑,希望运气好,能抽到更好的房源.
  然而,一切程序走完後,在最後一天交首付款的时候,却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.那天一大早,我按约定时间赶过去办手续,可直到中午11点,袁文和他妈妈才出现在财务室门口.首付18万元,剩下的房款办公积金按揭,这都是事先商定的,可他妈妈事到临头却说没那麽多钱,打电话找袁文爸爸要,他爸一口拒绝,说他的那份钱已经出了,扯来扯去,未来婆婆把袁文押在财务室,不知上哪儿找钱去了.直到财务室关门前的十分锺,袁文妈妈才姗姗来迟,东拚西凑付清了首付.
  说实话,这个意外让我有点瞠目结舌.不是我和袁文愿意啃老,而是,以我俩的收入,根本付不起首付,而且,我身边的同事朋友中,置办婚房都是婆家的事,轮不到媳妇操心.袁文爸妈退休工资都比我们高,膝下只有这一个独子,拿出这笔首付款应该是不成问题,在一般人家里,办什麽事都是一家人一起出钱出力,怎麽他的爸妈还玩起了年轻人的新潮,实行AA制,连买房的首付都弄得如此窘迫?
  蹭饭惹出的祸端
  不过,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一门心思地跑装修、买家具、拍婚纱照,去年年底,我们开心地举办了婚礼.
  办完婚礼的当天晚上,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饭,公公就往後的生活开始立规矩,"沈芬啊,你是我们袁家的新媳妇,从明天起,你和袁文下班後就到我们这边来吃饭,要吃满一年.刚结婚,没有不招呼你们的道理,别让别人家看笑话.""要得,一切公公说了算."我顺从地点头,心里当然乐意,公婆的住处离我们新房很近,下班後去公婆家吃完饭,步行十多分锺就可以回新房,既省事又锻炼身体,两全其美,而且,我俩都是80後,谁都不会厨艺,也都不愿下厨弄得一身油泥.
  於是婚後,我和袁文顺利成为蹭饭一族.
 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蹭饭这件事,成了我和袁文感情破裂的导火索.生活习惯的巨大差别,在我和袁文父母之间造成了巨大的裂痕.不知是专门针对我,还是生活习惯使然,袁文父母的生活十分节俭.新婚第一个月,我们吃了整整一个月的婚宴剩菜.消灭完冰箱里的所有剩菜後,我以为会有所改观,可每顿只有一盘好菜,我的胃当然有些吃不消,於是,看到喜欢吃的菜就多吃几口,不喜欢吃的就懒得伸筷子.不曾想,我的举动惹火了公公,他说了几次,我没理,他转而把不满发泄到袁文身上,说这个媳妇没找好,好吃懒做,在家蹭饭吃不顾老人感受挑肥拣瘦,还不知道主动承担家务.当袁文提醒我注意的时候,我真是百口莫辩,每天饭後都是我主动洗碗,唯一偷懒的两次,还是因为身体不舒服,他们却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,我看,分明就是又吝啬又好面子.
  凑巧的是,婚後不久,我有喜了.当过妈妈的人都知道,孕妇的胃口很难调,还常常嘴馋,馋到不可思议的地步.那几天,我突然想喝鸽子汤,便去菜场买了两只鸽子,让公公炖汤给我喝.开饭时,盛到碗里的却只有一只鸽子."公公,不是有两只鸽子吗?""还有一只留到明天吃撒."
  我当时就气得发抖,一只鸽子才几口肉,还四个人分着吃,难道我肚子里怀的不是他们家孙子,要这样克扣着过日子?
  从那天起,我和公婆之间的积怨从暗到明,他们看我不顺眼,当面就说了出来,我有什麽不满,也全摆在脸上.我就弄不懂了,如果怕我们沾了老人的光,当初大可不必提出要我们回家吃饭,何必要摆出一副样子做给外人看,闹得两边不舒服.
  本来想就此打住,和袁文结束这难熬的蹭饭生涯,可转头一想,我这一灰溜溜地跑回去,还不知道他们会在外怎麽讲我们,而且,一旦分开吃饭,再想回头缓和矛盾,也愈发难了,於是,我打消了独立门户的念头.
  意想不到的残局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结婚才几个月,公公婆婆便对当初包办按揭房款的事打起了主意.婆婆试探我的态度,说往後新房的贷款我们俩能不能分担一部分?结婚前商量好的事情怎麽一年不到就开始反悔,我和袁文每月工资不过两千多元,怎麽背得起每月两千多元的贷款呢?"你们家不是多出了一套房子吗?要麽把那套房子出租,拿租金来抵贷款,要麽你们搬过去,把新房腾出来出租,也可以减轻房贷压力啊."
  我这才恍然大悟,记得结婚之初,我从娘家搬了出来,当初居住的一套二手房便闲置下来,没想到,婆婆竟然还惦记着我们家的事."婆婆,那房子我妹妹大学毕业後还要回来住呢,再说,那也是我父母的产业,我也没权自作主张啊.""这样啊.那你们也可以租套房子住,把新房出租,中间的差价还可以还房贷啊."
  我无语了,晚上回家後,我和袁文闹了个天翻地覆,"你的父母收入比我们高,存款比我们多,况且,你还是家里的独儿子,他们俩手里的钱各顾各的,都舍不得拿出来帮帮我们,天下哪有这样的父母?你看看你周围的同龄人,谁的父母会这样对待儿子媳妇?"我越说越气,完全忽略了袁文铁青的脸色."够了,你这是什麽歪理,他们的想法我怎麽干涉?再说了,他们对你一肚子的不满,也只有冲着我来,这婚结得这麽痛苦,早知道是这样早散了……"[!--empirenews.page--]
  那天之後,袁文赌气搬回了公婆家住,连接电话的态度都冷淡到爱理不理,半个多月,他竟然狠心到不来看我一眼.我心急如焚,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.
  周一下班後,袁文发来一条短信:"今晚有空吗?希望和你谈谈离婚的事."有如五雷轰顶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连忙打电话过去,袁文的声音异常冷淡,"结婚以来,我没过几天舒心日子,你和父母都给我压力,我只有选择放弃."
  我当下两腿发软,哭求袁文不要一时冲动,再说,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."孩子的问题趁早吧,我会带你去医院做手术的,我会负责到底."
  这是他最後一次耐心和我说话了,之後整整两个星期,他用铁了心的坚决态度告诉我,这场婚姻没有挽救的余地.到这个时候,我才彻底冷静下来,也许,婚姻原本就是一本清晰缜密的账目,任何细节的问题,累积起来都可能铸成难以挽回的残局.:荆楚网-楚天金报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