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有趣有料
A- A+

我想做爱23岁身障少女情慾告白 同学带她到摩铁圆梦

  
  亲密感与性是人类基本需求,牵涉了自我认同、心理健康及人格发展。但多数障碍者的感情及性生活并不顺利,家人关注的是就学、就业、照护等直接议题,不做爱又不客气死,但少了爱与性,生命岂不乾枯?连自慰都办不到的重障者,该何去何从?
  我们采访了3位不同年龄、性别和性倾向的障碍者,听他们分享性的美好或挫败,那是对亲密关系的追求与渴望;不论身体是何样貌,被爱、被接纳与被理解的期待,并无分别。
  冒险 初尝禁果滋味
  小晴 23岁 学生 高雄市
  早产造成脑伤,小晴(化名)无法控制身体肌肉,生活需仰赖他人协助,再热的天都得穿着厚重护具以支撑脊椎。身体受限,小晴更渴望摆脱束缚:以前在爸妈的保护下…活的都不是自己…我活在别人的期待下…框架背在身上实在很重。她说话时无法顺利换气,加上不由自主的仰头挥手,虽然话题是充满绮思的性爱,仍带艰辛之感。
  
  小晴最早的性启蒙,是父母半夜做爱画面:初中时,我被声音吵醒,转过头去,看到他们二个脱光光…他们就很紧张,赶快把裤子穿一穿、衣服穿一穿…大考前,小晴备感烦躁:我要考试,就很生气…我就骂他们狗男女…之类的,觉得那件事很恶心。父母的回应是:我们是夫妻,这样很正常。
  尝试自慰 绳缚受震撼
  日常生活中,母亲少有笑容及赞美,对小晴的学业严格要求,只盼她将来自力更生,其余皆不重要:我跟爸妈讲,那个谁谁谁好帅…我现在跟谁谁谁暧昧…他们就说,你不要再发花痴了。小晴试探着告知自己对男女都有兴趣,父母无甚反应,他们觉得…我喜欢谁就去喜欢…反正没差,也不客气发生什麽事。
  
  上大学后小晴努力参加社团、交朋友,逐渐摆脱对父母的依赖。去年,她向同学吐露想看A片、想尝试自慰,一女一男两同学自告奋勇带她去摩铁圆梦,我自己手没办法…朋友用手抹润滑液帮我在阴蒂上震动…还用了跳蛋…感觉很新奇。
  她鼓起勇气再参加绳缚活动,更受震撼:绳缚师拿起绳子的样子好帅…绳子和肌肤接触时会擦出一些火花…好舒服好享受…虽没有插入性交,小晴一样体验了性高潮,她少晒太阳的白净脸庞胀红了: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到了…应该是有。性解放也带来了心灵的解放:现在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…一个完整的个体。
  
  上街游行 高喊性解放
  不料活动结束,绳缚师疏忽未扣妥小晴文胸背扣,父母发现后近乎崩溃。我爸一直逼问我那人是谁,说要去找他算帐…我妈一脸严肃,说你那个(处女膜)该不客气被人家弄破了…父母撂下狠话,若小晴真的与人发生性关系:他们就要把我赶出家门…把我送到男的那边去。
  小晴不敢再挑战父母底限。5月初,义工组织手天使上街游行高喊性解放,脑麻博士孙嘉梁裸身捆绑棉绳象徵受困,小晴也央求夥伴替她捆上红绳,小声地说:我爸妈最排斥这个(指绳缚)。小晴勇敢地在胸前贴上姓名,跟着队伍沿街大喊:我是人,我想做爱!但是受访时,她仍再三要求写得隐晦些,毕竟我还要靠爸妈吃饭一阵子…还是要顾虑他们的感受。
  
  采访结束,小晴口中强势的妈妈来接她。年近50的母亲克制了不自在的情绪,向我们微笑打招呼,刻意不问采访什麽主题,推着轮椅匆匆离去。努力试着摆脱框架的,其实不只小晴一人啊。
  不婚 免遭他人羞辱
  黄雅雯 48岁 助人工作者 新北市
  雅雯的父亲好赌欠债离家,3姊妹由母亲独自做工带大;她自幼罹患小儿麻痹,双脚及左手萎缩无力,成长过程艰辛,遂长成一条女汉子,以强大自尊心为自己开路:走在路上,常会有人对我说加油!不用加油啊,我这轮椅是充电的。
  
  父母离异 缺乏信任感
  黄雅雯嗓门大、爱开玩笑,谈起性爱史便摆出大女人架式:我没办法跟一个人交往超过3年,使用期限到了,腻了,就该换人了。她初中毕业后,因家贫及不良於行,放弃升学到职训局学缝纫,早早开始恋爱,前2任男友都是小儿麻痹者,床上特别贴心:除了舌头手指技巧好,他会知道要把你的右脚抬到哪一个角度。一般男人以为你自己会打开脚,我只好用右手把脚抬起来,很累耶。
  接下来十几个男友都非障碍者,黄雅雯的比较心得是:大部分非障碍男性床上都不好用。为何不继续与障碍者交往?障碍者多半玻璃心,比方说我跟一群非障碍朋友出去玩,邀他去他不去,我去了他还生气,很难相处。
  
  黄雅雯决心不婚,除了因为父母离异,导致对婚姻缺乏信任感,身体障碍亦是主因。她有轮椅朋友被男友母亲刁难:你若走得上来2楼我家,就答应儿子娶你。还有朋友被羞辱:宁愿儿子娶外籍,也不要你。黄雅雯都言明不与对方家人往来:我不需要去面对这种事。
  网络约炮 见面遭放鸟
  30岁左右,黄雅雯曾一度想结婚:因为那时候很缺钱…是很爱那个人啦,哈哈哈!她委婉向对方表达:如果你想结婚,我们也可以办一办。对方没有回应,恋情终告吹,她否认有何情伤挫折可言:现在回想,还好逃过一劫,人家庆祝什麽银婚,你看一个人30年不客气烦吗?
  2000年奇摩交友兴起,她在感情空窗期上网约炮,犹豫:我要不要现在就跟对方说我是障碍者,而且是个胖子?但不先说并没改变现实处境,聊到约炮时,她一现身便被网友放鸽子。黄雅雯只好放弃网络,在朋友圈中放出徵求朋友风声,陆续跟6人发生过性关系。有人问:你是第一次吗?她大翻白眼:是啊,我是第一次跟你打炮。
  
  年纪长了,女人也只剩一张嘴,黄雅雯坦承性需求降低,生活重心转到读大学、上街头,她说:谈感情好麻烦,我也不太需要照顾。顿了一会儿她说:搞不好10年后,我体力不行,真的要找个人照顾我。不惯示弱,她速速变回女汉子:年轻时坏事做太多了,老了就找不到男朋友,哈哈哈![!--empirenews.page--]
  育儿 激情化为乌有
  刘于济 33岁 租屋管理公司行政 台北市
  刘于济是肌肉萎缩症患者,却是重度身障圈中的人生胜利组。他口才流利,参与社运成为重障者代言人,与妻子李谊芳的恋情被拍成纪录片,2年半前生下健康的儿子,残而不废的励志故事屡获报导肯定。
  
  然而孩子的出生,使刘于济经营10年的爱情神话一夕变色。首先,为了儿子,刘于济夫妻改变了晚睡晚起的夜班作息,从此不再能避开同住的刘家父母、弟弟,彼此干扰不断;原本就不甚投缘的婆媳俩,也因为育儿压力、家务负担与教养歧见,摩擦更深。刘于济苦笑:家人争吵难免,本来都是我在乔,乔久了我的能量也耗光了。
  陷入忧郁 需要亲密感
  过去他的能量来自激越的性爱,以前吵一吵,上床做个爱,我又有动力去解决问题。但太太产后性致大减,心力投注在照顾幼儿,原本一周3、4次的性生活降为一个月顶多一次,刘于济感觉遭冷落、不被需要,小孩一哭就要处理,聊天时间很少。电影也没空看,她三不五时去看妇幼展,我也懒得阻止她。
  
  睁眼就是茶米油盐酱醋茶,让刘于济陷入忧郁,凡事提不起劲:我很需要那个亲密感,可是沟通也没用,她就是不要,问题短时间也解决不了。现在我就是任务型的生活,去买尿布奶粉,逼自己工作赚钱。
  他在脸书贴文发泄不满、找朋友诉苦。已婚女性吐槽他:这很正常,你有事吗?男性朋友则是劝他忍耐看开,刘于济不解:这是很多夫妻的问题,为什麽没有被正视?为何不找性工作者?我要的是亲密感,不是为了发泄…以前我们做都1、2个小时,亲吻、聊天,很多互动。
  
  担心偷拍 重心已转移
  我问刘妻李谊芳为何没性趣?她说:照顾小孩很累,我就不想做。也顾虑24小时贴身照护刘于济的外佣,外佣半夜不睡玩手机,我担心她偷偷录影上传到网络。婚前曾有一任外佣半夜听闻他俩做爱声响,忍不住在邻床自慰,以前我不懂事,现在觉得不OK。外佣的感受也要顾。
  李谊芳的生活重心不再是性爱,而是赚钱养小孩:我改变了,他不习惯,就讲些让我很有压力的话。给我感觉就是下半身思考,没有责任感。我也讲不赢他,乾脆不要讲。
  
  为了争取障碍者的性权,刘于济与妻小一起上街游行。李谊芳推着挂满大包小包的娃娃车,眼神紧盯着不满3岁活蹦乱跳的儿子,偶尔走到丈夫的电动轮椅旁,把手上吃个不停的零食塞一点到丈夫口中。刘于济无言张口接下,面无表情继续跟着队伍走。
  我想起刘于济哀怨的玩笑话:我发现父权还是有它好用的地方…我如果不要搞什麽性别平权,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用大男人主义的方式解决这一切?
'); })();